<legend id="stdlz"></legend>
    1. <span id="stdlz"><sup id="stdlz"></sup></span>

        1. <sub id="stdlz"></sub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"stdlz"><output id="stdlz"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      1. <ruby id="stdlz"><li id="stdlz"></li></ruby>
            2. <span id="stdlz"><sup id="stdlz"></sup></span>
            3. <optgroup id="stdlz"><li id="stdlz"></li></optgroup><span id="stdlz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中國初代反導系統
                2月4日晚間,中國國防部宣布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,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。這是中國軍方第五次對外公開宣布進行陸基反導技術試驗。其實,早在1964年,毛澤東就提出了要發展我國的反彈道導彈問題,這就是神秘的“640工程”。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  中國初代反導系統:神秘的“640工程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世紀60年代,中國處在美蘇兩國“雙重核威懾”之中,打破美蘇的核威懾成了當時中國領導人所直接關心的重大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63年12月,毛澤東在聽取戰略武器問題匯報后指示,“原子彈、導彈,無論如何也不會比別人搞得多。同時,我們又是防御戰略方針,因此除搞進攻性武器外,還要搞些防御武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4年2月6日,錢學森向毛澤東匯報了反彈道導彈這幾類方法和技術途徑。錢學森提出可以先組織一個小型的科技人員小組來具體研究,雖然可能由于目前技術條件不夠還無法進行設計工作。對此毛澤東表示:有矛必有盾,讓少數人專門研究這個問題,5年不行10年,10年不行15年,總是要搞出來的后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毛澤東的這個講話被稱為“640指示”,成為我國研究反導武器的依據,至此專門研究反導工作的“640工程”橫空出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4年3月23日,國防科委召開了“彈道式導彈防御科學討論會”。會議由國防部五院副院長錢學森主持,會議作出決定,在國防部五院二分院成立“防御規劃第一小組”。該小組擬由8人組成,其主要任務是:負責制定反彈道導彈和“紅旗3號”的總體規劃,在年內擬訂出技術途徑和戰術技術指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次會議,初步確定了反導的3種技術途徑,并做了相應分工:第一種途徑是“以導彈反導彈”,由國防部五院負責;第二種途徑是“以超級大炮反導彈”,由炮兵科學研究院負責;第三種途徑是“以激光反導彈”,由科學院上海光電所負責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6年2月23日,國防科委召開了“640工程”工作匯報會。就在這次會議上,我國的反導研發方向得到進一步細化,并明確了五個工程項目的分別代號:反彈道導彈系統稱為“640-1工程”;超級大炮系統稱為“640-2工程”;激光炮系統稱為“640-3工程”;預警雷達系統稱為“640-4工程”;彈頭再入物理現象的研究稱為“640-5工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會后國防科委向毛澤東主席和中央專委呈報了《關于防御敵人導彈的研究工作的初步意見》的報告。

                640-1工程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1964年5月,時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領導的宋健寫信給五院副院長錢學森,提出應先研制低空攔截反導彈系統(攔截彈被命名為“紅旗—81號”,后改稱“反擊一號”),主要性能指標為:識別高度80千米;攔截高度15千米左右;導彈飛行時間約20秒,導彈平均速度1500米/秒,錢學森對此表示同意。這樣,基本形成了“反擊一號”的指標設想,二院開始技術設計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65年12月22日,七機部下發1966年研制生產計劃考核項目。要求二院開展“紅旗—81號”反導彈導彈的預先研究工作。1966年2月19-20日,二院研制的“紅旗—81號”3發小比例模型彈飛行實驗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9年中蘇發生了震驚世界的珍寶島沖突,當時的蘇聯國防部長格列奇科公開叫囂要對中國進行所謂“外科手術式核打擊”,中國開始全民進入戰備狀態。在全民性質的“深挖洞、廣積糧”運動中,反導計劃也變得迫在眉睫,二院開始集中力量對“反擊”系列反導攔截導彈展開攻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反擊”系列攔截彈(“640-1”工程)有三種,低空攔截系統為“反擊一號”和“反擊二號”導彈。高空攔截系統,主要由“反擊三號”導彈武器系統承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反擊一號”的試驗系統方案以攔截我國中程地地導彈“東風三號”的再入彈頭為試驗目標,該系統包括:導彈、目標精密跟蹤雷達、制導雷達、導彈發射設備以及把這些設備聯結成攔截系統并與遠程預警雷達(“110”雷達)協同工作的指揮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70年8月,“反擊一號”第一發模型彈在某基地進行了飛行試驗,達到了預定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72年4月,“反擊一號”01批兩發獨立回路遙測彈完成總裝、出廠交付。所謂模型遙測彈,是指除了不帶戰斗部以外,其它與實彈是一樣的,安裝戰斗部的部位安裝了一些測試儀器,用于測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5月15日,遙測彈在昆明基地進行飛行試驗(之所以放在云南,是因為“110”雷達安裝在云南),但是發射后不久,導彈在空中爆炸,第一枚遙測彈發射試驗失敗。周總理在得知消息后指示:“不要急于打第二發,要認真把問題搞清楚,然后采取措施,再考慮打第二發。”軍委副主席葉劍英也批示,要求把好質量關。二院隨后迅速召開工作會議,認真分析和討論,找出了試驗失敗的主要原因。決定加強地面試驗,并采取了兩項技術措施:加強全彈特別是過渡艙的防熱和改進發動機的點火裝置。經過地面反復試驗,取得了比較滿意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79年8月至9月,“反擊一號”在昆明基地成功地進行了兩發模型遙測彈的飛行試驗。相關試驗完成后,中央軍委及相關部門對“反擊一號”攔截彈的總體性能較為滿意,并開始計劃在北京附近構建中國第一個“反擊一號”反導陣地,初步建起一個“反導防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裝備反導防區,在“反擊一號”研制的同時,二院于1970年開展了低空攔截武器系統“反擊二號”的方案論證和研制工作,確定其戰術指標是:射程50千米,攔截高度20-40千米。1971年10月至1972年4月,“反擊二號”共進行了6次小比例(1∶5)模型彈彈射試驗,其中5次獲得了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71年6月國防科委和空軍聯合召開會議,決定開始研制高空攔截武器,后定名為“反擊三號”。“反擊三號”是一種在幾百千米的高度上,在外層空間攔截敵方來襲彈頭的反導武器系統,系統由導彈、“715”精密制導雷達、“7010”預警(目標)雷達、指揮所和地面設備組成。“反擊三號”導彈為三級固體導彈,最大直徑1.4米,采用從地下井發射的方式。“反擊三號”采用了當時相當超前的雙層攔截概念,即保證在第一枚攔截彈沒有擊中目標的情況下,還有時間再發射第二枚攔截彈,以保證攔截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反擊系列是中國早期反導計劃“640”工程的組成部分,或者說起步項目。但由于對技術難度估計不足,項目過于超前,非當時中國的技術和經濟實力所能及,最終反擊系列導彈相繼下馬。

                640-2工程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和“反擊”攔截彈相配套,二院下屬的第210所積極開發“先鋒”系列反導大炮,內部代號為“640-2工程”。由于來襲核彈頭速度很快,高度很高,這就決定了大炮射出的攔截彈頭,其飛行速度必須足夠的快,而射高也必須足夠的高。針對這個問題,210所進行了第一階段的探索,最終提出了“炮射次口徑攔截彈”的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在接獲640指示的第二年,210所就在85毫米口徑滑膛炮上進行了試驗。采取了相應措施以后,重達4公斤的彈丸,其初速已經達到了1200米/秒;而這個速度,比改裝以前要高50%。但用于反導,還是不夠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研究仍然在繼續,“640-2工程”又向前進展著:140毫米口徑的滑膛炮,發射18公斤重的彈頭,結果初速達到了1600米/秒,射高達到了74千米,射程130千米,1000米立靶射擊精度0.0168%,達到了當時國際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67年1月,“640-2工程”方案論證會召開。就在這個會上,中國超級大炮方案得到了確定,其設計目標很明確:力爭在1969年參加攔截“東風三號”彈頭的試驗。這門在中國歷史上絕無先例的超級大炮,被賦予了一個響亮的名字:先鋒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世紀70年代初,“先鋒”大炮曾經進行了多次試射。雖然在射程上超級大炮可以滿足要求,但無制導的彈頭卻難以達到實戰的精度,另外中國大中城市眾多,需要嚴防死守的戰略目標更是難以計算——如果每個目標都配備大量超級大炮,國力能否負擔都成為了極大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77年,“先鋒”大炮計劃被中止,1980年3月被最終取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超級大炮的研究后期,曾進行了炮射導彈的研究,為了研制能承受高過載的陀螺敏感元件,相關專門研制出了能成功挺過3000個到5000個股的振梁速率陀螺。雖然超級大炮工程最終下馬,但這種陀螺現已裝備到了其它導彈工程上,還獲得了國家發明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210所還對回收彈丸做了大量的研究,包括:140毫米口徑炮射高過載開傘回收彈試驗,成功從3000到15000個g的高過載環境里開傘回收,成功率100%;彈丸速度達到3-4倍音速時開傘,成功。以上幾項研究,直接推動了我國空間飛行器再入開傘回收技術的進展。

                640-3工程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激光子項目被定名為“640-3工程”,由中國科學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負責,該項目打算生產一款高能激光器,用于攔截彈道導彈。1964年,上海光機所以高功率固體激光器為主攻目標,啟動釹玻璃激光系統研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到70年代中期,“640-3工程”的激光遠距離打靶和激光反響尾蛇導彈研究取得重要成果,獲國防科委重大科研成果獎。這一項目對發展高能激光技術的歷史貢獻是不可忽視的,它使我國激光技術的水平上了一個臺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其成果主要表現在:(1)建成了具有工程規模的大口徑(120毫米)振蕩-放大型激光系統,最大輸出能量達32萬焦耳;改善光束質量后達3萬焦耳。(2)實現了系統技術集成,成功地進行了打靶實驗,室內10米處擊穿80毫米鋁靶,室外2公里距離擊穿0.2毫米鋁靶,并系統地研究了強激光輻射的生物效應和材料破壞機理。(3)第一次提示了強光對激光系統本身的光損現象和機制。(4)第一次深入認識和理解激光光束質量的重要性和物理內涵,采用了一系列提高光束質量的創新性技術。(5)激光元器件和支撐技術有了突破性提高。(6)培養和造就了一批技術骨干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得益于之前良好的基礎,現在我國成為繼美國之后第二個具備獨立研制、建設新一代高功率激光驅動器能力的國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激光炮研制取得了一些進展,但最后從技術上判定熱效應是激光系統的根本性技術障礙,于1976年下馬。但“640-3工程”使我國激光技術科研水平上了一個臺階,中國光學界的主要學術奠基人、開拓者和組織領導者、兩院院士王大珩1993年曾回憶稱:“經過長期探索后,我們認為激光不宜用于武器出現,而是把它用到尖端科學技術上去了。我們光學方面的研究可以說今天已經走到了美國的前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該項目于80年代初期重新啟動,最終納入“863計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640-4工程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戰略預警系統包含7010遠程相控陣雷達系統、110單脈沖跟蹤雷達系統,衛星測控網,180單脈沖精確測量雷達及“遠望”船等跟蹤制導系統,108乙型計算機及指控中心(C3I),地面設施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該計劃的第一階段主要是建設5個陸基早期導彈預警雷達基地,這些雷達基地分別位于新疆、廣西、云南、海南島和山東等邊境省區,為了對這些雷達站進行統一指揮,在陜西省的關中腹地還建設了全國計算機指揮控制中心,也稱“28基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28基地”既是整個地面觀測系統的指揮中樞,也是配備最完整的觀測站,原為導彈試驗基地,其設施包括前置遙測站、回收站、活動觀測站。一期工程建成的6個觀測站有喀什天山站、南寧桂江站、昆明滇池站、海南南島站、膠東渤海站、湖南湘西站。后又增設代號“秦嶺”的控制計算站、代號“長江”的回收測量站、代號“前哨”的彈道導彈搜索和跟蹤系統(第一活動站)、代號“黃河”的移動式導彈跟蹤系統(第二活動站)和代號“長城”的備份導彈預警系統(長春站)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在整個系統中,最為核心的裝備是采用相控陣體制的7010大型早期導彈監控雷達和110單脈沖導彈跟蹤雷達。該系統由南京第14電子研究所負責研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7010相控陣預警雷達于1970年5月開始研制,1972年開始建設,1975年10月開始運轉;1976年全面部署,部署地點位于河北省張家口市宣化區的黃羊山。7010相控陣預警雷依山而建,正面寬40米,高20米,探測距離達3000公里,可以連續跟蹤十批以上的外空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10單脈沖跟蹤雷達從1965年開始研制,1971年研制成功,1977年正式部署。110單脈沖超遠程精密跟蹤雷達安裝于球形罩內,探測距離大于2000公里,主要用于對洲際導彈、衛星等外空目標執行跟蹤任務。110超遠程精密跟蹤雷達和7010相控陣預警雷達主要用于對外空目標執行跟蹤和探測任務,多次在中國洲際導彈試射,衛星發射等發揮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81年7月18日對蘇聯向太平洋發射的運載火箭進行了跟蹤。及時預報出發射點和落點經緯度、預警時間和射程,事后美國公布的信息證明,7010雷達的觀測數據完全準確。1983年1月12日,7010雷達再次準確預報了蘇聯1402號核動力衛星的墜落時間和地點等數據,在國內外產生了較大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640-5工程

                  640-5是導彈彈頭再入物理現象研究的代號,該項目由1965年2月28日國防科委的反導防御會議上首次提出。同年10月5日正式向力學所、物理所、電子所和地球物理所下達640-5任務,并確定由力學所負責。為此力學所為640-5工程調整了科研布局,抽調了激波風洞組、電弧加熱器組、高速氣流傳熱組、高溫氣體組等為640-5工程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67年10月,毛澤東批示決定對國防科研體制進行大調整,力學所從事640-5工程的人員劃歸七機部建制。通過對彈頭飛行時所產生的各種特征上產生的物理現象,以便識別真假彈頭和制造假彈頭提供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  對我國航空航天、反導和反衛星武器發展幫助重大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突破“640工程”的技術難點,七機部與天津市組織力量展開了“天津會戰”,會戰的主要項目有:反導系統精密跟蹤相控陣雷達,導彈發射架,導彈自動駕駛儀,無線電控制儀,固體發動機殼體,控制指揮用數字計算機等,取得了很多成果。二院在研制反擊一號的同時,還完成了實踐二號乙衛星設計、反衛一號(以衛星反衛星)武器系統總體設計和部分設備研制試驗,這些試驗均獲得了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640工程雖然未能最終研制成功部署,但通過對相關技術的研究和探索取得了一批重要技術和人才的積累,在此期間研制的相關設備仍在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86年3月,我國4位老科學家王大珩、王淦昌、楊嘉墀、陳芳允曾聯名給中央寫信,提出了必須注意跟蹤世界科技先進水平、注重發展我國高新科技的建議。之后,我國“863計劃”中的反導項目研究得以重新啟動,并對后來我國航空航天技術和反導、反衛星武器發展,都產生了積極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1月11日,我國成功進行了第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。有評論稱:中國陸基反導試驗的成功,戰略意義絕不亞于當年的“兩彈一星”!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來源:文史博覽、百度百科等綜合

                欧美日韩一本无码免费专区 白白线观看视频| 在线青春娱乐网分类视频| 青草视频在线观看| 北马袭胸视频| 做爱过程| 嫩草的香味电影在线观看快播播放| 日本真人做人爱456丨| 黄页网站大全免费| 富一代kk个小仙女 在线| 7749df最新地址| 免费手机影院|